导航

哎呦不错:第 51 期

后果

“如果你嘲笑别人的处境,未来的你可能也会陷入相同的处境!”

“马斯克是世界首富?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~”

遭遇

碰到我们系的外教,许久未见,聊了一会儿。她用西班牙人的惯有语速讲述了一次莫名其妙被赋黄码的经历。

她讲的时候是笑着的,但我想我能理解她在那段经历中的心情:一个巴塞罗那人,被赋皇马....

反思

只有当你本来就很有钱的时候,你才会因为活得像个穷人而得到褒奖。

逻辑

研究显示:只要你在一句话开头加上“研究显示”,就会特别有说服力。

效果

我常对自己说:“真不敢相信那台克隆机器居然真的有用。”

结论

我观察了很久:酒店院子里的一颗树很招蜜蜂,白天一天蜜蜂都在忙碌,到了五点左右就全部没了,也就是说蜜蜂都是五点左右下班。

由此可知,五点以后还在上班的都是苦 bee。

身份

问:我有个疑问,当警花的舔狗算不算警犬?

答:不算,警犬是有编制的。

原因

问:如果 3K 党领袖是巫师,他们为什么不施咒杀死所有反对他们的人?

答:因为他们无法使用黑魔法。

经历

问:你听过的第一个 3D 环绕音乐是什么?

答:丢手绢。

理由

太空中没有重力,智能手机不会在太空中自动旋转屏幕。

所以我不当宇航员。

变化

美国人越来越强了:

二十年前,50 美元买的杂货需要两个成年人才能搬动。而今天,一个 5 岁的孩子就可以做到。

意外

昨晚,我给了一个流浪汉 500 块钱和一部 iPhone。

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瞬间:我看到他放下了他的刀。

本质

我司几个五六十岁的大领导聚在一起讨论社会问题,不知不觉说到游戏,虽然不玩,但是他们特地说了王者,原神之类的热门游戏,还讨论了为何虚拟经济不断碾压实体经济。

最后,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大 boss 忍无可忍:“分析个屁,把赌场和妓院开到一起能不赚钱吗?”

阴谋

闺蜜对我说:“麻痹的我老公想要二胎已经想疯了,说不生说抱一个也行!”

我微微一笑:“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,他在外面生完了着急抱回来...”

@诨名唤作巴布尔:“被拉黑之后的反应” 也很能见人品性情,有的人被拉黑了就能做到云淡风轻,知道这不过就是个社交界限,话不投机,适可而止,心知肚明,各走各路。但也有人被拉黑后一定会大破防特破防,拿小号、小小号反复游击骚扰,在广场上搜罗和自己一样被拉黑的 “受害者”,联合起来洋洋洒洒给你上纲上线,说你剥夺了他们在你评论区里拉屎拉尿的所谓 “自由”。这些反过来又进一步让我很放心:拉黑这个人是正确的,要是不拉黑他,我还不知道这个人这么值得被拉黑。

@stage1st 宅社区: 跟肥宅防御高一个道理,天生皮厚,不行就剥掉几层。。。
@地刺 Principle-First: 白菜真是种神奇的蔬菜,明明含水量越高的蔬菜越容易坏,但它却能保存很久 为什么

@NicMariposa: 怎么总有人在问为什么 twins 王心凌的人气突然那么高,粉丝突然那么多?答案当然是粉丝老了又不是死了

@大笨蛋你在里面吗: 刚才我司几个五六十岁的大领导聚在一起讨论社会问题,不知不觉说到游戏,虽然不玩,但是他们特地说了王者,原神之类的热门游戏,还讨论了为何虚拟经济不断碾压实体经济。
最后,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大 boss 忍无可忍:
“分析个屁,把赌场和妓院开到一起能不赚钱吗?” ​

信用这玩意,就一句话,人穷志短。仓廪实而知礼节。

@萧湘 zz: 听我妈说疫情故事,有位在南昌的我县打工人,因为疫情被封,上半年没挣到钱不说,积蓄也用完了。解封后,他徒步走回家。在离家几十的地方,终于走不动了,就发了一条抖音,讲述自己的故事,并请沿途好心人搭载他一程。
我问「后来呢?」
「后来呀,评论区有人给他留言,让他稍等,去接他了」,我妈讲完了。

@马茉莉: 看王心凌之前:软妹是一种结构性的性别压迫,独立女性不应当在男性注视中物化自身
看爱你五分钟后:如果你突然打了个喷嚏,那一定是我在想你

这年头,不管你说什么都会伤害到别人的感受!
这让我很高兴,因为我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感受。——psickopath ​​​

泪水是唯一一样不会让人觉得恶心、或是联想到性的人类体液。——FastWalkingShortGuy ​​​

@阑夕: 一边是青年失业率直奔 20% 而去的环境,智联招聘显示应届毕业生签约率男性 22% 女性 10%,另一边是 00 后整顿职场的热搜强推,就很滑稽。

Archives QR Code
QR Code for this page
Tipping QR Code